上影节观察:主旋律电影当道献礼,内地香港名导全上阵

  原标题:上影节观察:主旋律电影当道献礼,内地香港名导全上阵

  搜狐娱乐专稿 (哈麦/文)上海电影节是中国历史最久,最国际化,最热闹的电影节。每年六月中下旬,全行业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去了上海,出席论坛,发表观点。下半年以后的几乎所有重点项目,也都被带去了上海,出现在各种发布会上,轮番接受曝光。

  所以,整个电影行业未来半年、一年,甚至两三年的走势,一场为期八天的上海国际电影节,其实就给展现地非常清楚了。

  主旋律当道——

  “拍一些其他观点的片子,是给自己找不痛快,也给投资人找不痛快,最后闹得大家都很难受。”

  今年上海电影节曝光的项目里,非常明显的一个趋势,就是“主旋律”当道。或者用投资人比较爱听的话,叫“主流价值观”电影。

  你知道国内的几大名导,以及中影、博纳、华谊、光线、万达、北京文化这些主流公司,现在手上都是些什么片子吗?

  姜文除外。

  张艺谋有一部新片叫《坚如磐石》。据光线老总王长田透露,这是一部集反腐、警匪、扫黑等多种元素于一身的影片。这部片子将会体现主流电影公司在主旋律、主流价值观层面的实践和探索。“弘扬主旋律,弘扬正确的价值观,是主流电影公司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

  陈凯歌带领张一白、管虎、薛晓璐、徐峥、宁浩、文牧野,共七位几代名号响当当的导演,拍了一部献礼片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将于十一国庆档上映。

  冯小刚2019年也有一部要献礼建国70周年的片子,是华谊老总王中军早在年初的业绩会议上曝光的,那时候他就透露剧本已经获得了通过。

  还有多年没有拍电影的“第五代女导演”李少红,也拍了一部主旋律商业电影《解放了》,操盘过《建军大业》、《建党伟业》、《建国大业》的韩三平担任总策划,请了周一围、钟汉良等明星演员,已定国庆档上映。

  曾和韩三平一起拍过《建党伟业》、《建国大业》的黄建新也有一部新片《决胜时刻》,讲的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,以北京香山双清别墅为中共中央指挥中心,建立新中国的故事。

  这样来看,第五代导演中的大腕儿,全都“入坑”主旋律了。

  出道时间接近“第六代”,创作上一向比较有个性的管虎,也拍了一部主旋律电影《八佰》。本来是作为上海电影节的开幕片首映,也早已经确定了7月5日上映档期,但最后因为不可言说的“技术原因”,临时被取消了首映。

  在商业片领域和警匪题材上有一些名气的丁晟拍了《特警队》,用他自己的话说,这是“对一线警务人员的真诚致敬,是一部特警的教科书。”

  总之,在这个潮流中,凡是名导,几乎没有例外。包括香港的名导们,也全都北上,在主旋律和商业之间寻找一条出路。

  林超贤在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红海行动》大获成功后,接着又有一部《紧急救援》,同样是改编自真实救援事件,这次把灾难放到了海上。该片已定档2020年大年初一上映。

  刘伟强在为中影拍了《建军大业》后,又受博纳之邀拍了《中国机长》,该片改编自川航英雄机长刘传健的真实经历,由张涵予、杜江、欧豪、袁泉等明星演员主演。另外,他还为博纳监制了消防英雄救火题材的《烈火·英雄》,导演是拍过《怦然星动》、《新娘大作战》、《全城热恋》等片的香港导演陈国辉。

  李仁港拍的中国登山队登珠峰题材电影《攀登者》已确定国庆档上映,有吴京、章子怡、张译、井柏然、胡歌等很多明星演员助力。

  麦兆辉有一部反黑公诉题材电影《检察风云》出现在了文投控股的片单上,讲的是“扫黑除恶”,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联合出品。

  彭顺、彭发两兄弟分别有《百万雄师》和《利刃破冰》,一部是解放战争题材片,一部是缉毒片。

  凭《踏血寻梅》在业内出名的翁子光将执导《中国缉毒秘密战》,该片同时出现在了中影和大地影业的片单中。

  曾发行过《战狼2》、《我不是药神》等爆款电影的北京文化今年破例在上海电影节举办了项目推介会,其董事长宋歌的一番肺腑之言可以说道出了当下投资者的普遍心态。“如果拍艺术片,从自己的观点角度切入故事,没问题,想拍什么拍什么。但是拿到投资人的钱去拍电影的时候,最好还是要在今天的社会状态下,争取拍主流价值观的电影。也就是党和国家允许拍摄的、老百姓喜闻乐见的、稳定社会的,拍这种东西,这是商业片的所在。拍一些其他观点的片子,最后非常痛苦,是给自己找不痛快,也给投资人找不痛快,最后闹得大家都很难受。”

  科幻片受追捧——

  “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信心?因为刘慈欣、刘慈欣、刘慈欣。”

  除了相对保险的主旋律电影,还有一个能刺激投资人的兴奋点,就是预示着无限可能性的科幻片。毕竟,今年春节档,最爆的就是两部科幻片,《流浪地球》最终卖了46.55亿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卖了22亿。最重要的是,这个类型才刚吊起观众的胃口,几年内几乎看不到票房的天花板。

  今年上海电影节,曝光量最高的科幻片要数滕华涛的《上海堡垒》了,该片由鹿晗、舒淇等明星演员出演,讲的是外星黑暗势力突袭地球的故事。已定档8月9日上映。

  另外有几个项目处在筹拍阶段。改编自有科幻界诺奖之称的“雨果奖”获奖作品《北京折叠》的《折叠城市》出现在了万达影视的片单中,刘慈欣编剧的《末日拯救》出现在了文投控股的片单中。

  未来新影集团一下子公布了两个科幻片项目,其中《青春之船》也是由刘慈欣编剧,另一部《勇士号冲向台风》改编自首届中国科幻“银河奖”一等奖获奖同名小说。出品人刘宏斌豪言,目前还在剧本阶段的《青春之船》预计投资3亿人民币, 2023年春节上映,预期票房是30亿。“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信心?就是因为刘慈欣、刘慈欣、刘慈欣。”

  还有两部不同类型的轻科幻电影。

  《被光抓走的人》由曾写过《厨子痞子戏子》、《心花路放》、《老炮儿》、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等片的编剧董润年转型执导,黄渤、王珞丹、谭卓主演,讲的是一个有寓言意味的故事,会引发观众对情感、自我的思考。

  《我的机器人女友》是日版的中国翻拍版,刚刚宣布开机,由辛芷蕾、包贝尔主演,导演就是日版原来的导演郭在容(韩国)。郭在容来中国后已经拍过《我的早更女友》、《在世界中心呼唤爱》两部中国电影,算是韩国来华非常有经验的导演了。这次翻拍自己的旧作,他表示想要打造一个比“野蛮女友”更精彩的角色,并且会融入更多的喜剧元素。

  互联网电影公司强势——

  “2014年在上海电影节我讲过的那句话言犹在耳,‘未来电影公司都是给BAT打工’,现在都差不多了。”

  虽然看起来已经有很多的项目,依然很热闹。但是从总体的数量来看,从丰富性来看,以及上升到每个公司层面来看,今年的上海电影节较往年还是相对冷清了不少的。

  有一个明显的变化,就是成批量公布项目的公司少了,一些传统的主做电影的民营公司,都变得相对务实很多,步子缩了不小。

  比如每年在上海高调发布H计划的华谊今年就例外了,只是在内部举办了《八佰》之夜。除了《八佰》,华谊的重点项目还有田羽生的《伟大的愿望》、根据现象级手游《阴阳师》改编的电影《侍神令》、陆川导演的《749局》,以及冯小刚导演的新片《只有芸知道》。

  博纳主办了一场主题为“中国骄傲三部曲”的发布会,推介了《烈火·英雄》、《决胜时刻》、《中国机长》三部主旋律商业电影,将分别于建军节、中秋档、国庆档上映。另外,博纳还有林超贤的《紧急救援》,将杀进大年初一春节档。

  光线历来没有发片单的习惯。不过,王长田每年都会出席上影节的论坛。据他透露,今年光线还有十几部影片上映,重点的有动画片《哪吒》、《姜子牙》,以及张艺谋的新片《坚如磐石》。

  北京文化对外推介了四部影片,分别是陆川的《749局》,丁晟的《特警队》,黄渤主演的轻科幻电影《被光抓走的人》,艾伦主演的喜剧片《跳舞吧!大象》。

  民营公司里项目比较多的是万达影视,有20部新片,不过,很多也都是前两年就公布的项目,还在制作中或者筹拍期,比如《唐人街探案3》、《寻龙诀2》、《鬼吹灯之天星术》、《斗破苍穹》、《折叠城市》。

  这轮资本寒潮中,这些以内容为主的传统电影公司,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一些冲击。外在表现就是开发的新项目整体变少了,大投资更谨慎了,转而更倾向于投资中小成本电影。

  而那些背靠大财团的互联网电影公司,在这轮洗牌中更拉进了和传统电影公司的距离,甚至在某些方面实现了快速超越,比如百度旗下的爱奇艺影业,阿里旗下的阿里影业,腾讯旗下的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。

  以腾讯影业为例,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一口气公布了17个电影项目,17个电视剧项目,合计34个,没有其他任何一家影视公司可以匹敌。这些项目中,既有像《紧急救援》、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、《749局》、《上海堡垒》、《吹哨人》、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等和其他家一起投资的项目,还有很多其他家没有的,比如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、《怪物猎人》这样的海外大片。

  自家成立公司直接参与电影行业外,腾讯、阿里还通过持股别的电影公司分享这个行业的红利。腾讯是华谊、博纳的幕后大股东,阿里是华谊、博纳、光线的幕后大股份。

  对于这件事,博纳老总于冬早就做过预言和总结。在今年的第三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论坛上,于冬说:“2014年在上海电影节我讲过的那句话言犹在耳,‘未来电影公司都是给BAT打工’,现在都差不多了。”

  新导演得宠——

  “扶植计划太多了,青年导演都不够用了,甚至连导师都不够用了。”

  和近几年快速新起的互联网电影公司一样得势的,是一批新导演。虽然行业增长乏力,陷入了所谓的寒冬,但新导演,尤其是会拍商业片的一些新导演,并没有因此受冷落。大量的新项目,背后站的都是不知名的新导演。

  万达的“菁英+计划”、王思聪的“香蕉掘地计划”、导演协会的“青葱计划”、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的优秀青年导演项目评选活动、FIRST电影展的创投会等等,有非常多的组织或者公司,都在挖掘和培养新导演,并且很多都给新导演配上大牌导演当监制,配上了超级有经验的幕后团队,简直捧到不行。

  那些已经成名的新导演,就更不用说了,都是抢手的香饽饽。拍了《我不是药神》的文牧野,拍了《流浪地球》的郭帆,拍了《超时空同居》的苏伦,都是上海电影节的座上嘉宾,私下也非常受投资人的追捧。

  而那些明星跨界的新导演,一直就没有断过,虽然之前的很多明星导演项目都扑街了。今年上海电影节,演员、编剧转型当导演的案例就有不少,比如入围了主竞赛单元的《拂乡心》就是秦海璐的导演处女作,该片让96岁老戏骨常枫获封金爵奖影帝。《鼠胆英雄》是《泰囧》、《港囧》编剧束焕的导演处女作。《被光抓走的人》是《心花路放》、《老炮儿》编剧董润年的导演处女作。

  另外,中影的片单里有沙溢导演的剧情片《亲密旅行》、果静林导演的悬疑片《记忆切割》,美亚的片单里有王太利导演的青春片《合唱团》,黑蚂蚁影业影业的片单里有吴建豪导演的动画片《BASS GUN》。

 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一场主题为“从创作到市场持续为新人导演赋能”的论坛上,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、导演协会“青葱计划”常务理事长王红卫在谈到行业对青年导演的扶植时,表达了一个他的忧虑。“尤其去年到今年,扶植计划太多了,青年导演都不够用了,甚至连导师都不够用了,我熟悉的小有成就的导演、编剧,除了自己的工作都在忙这个事儿。是不是青年导演的培养也到了一种虚荣?全社会对青年导演的帮助是不是应该从数量到提高质量?”

  王红卫觉得对青年导演不能太宠溺。他当老师的时候,以前对学生很宠溺,但他觉得就像父母宠溺孩子一样,这并不一定是好事,就像现在全行业都把青年导演当自家娃,但这种付出也不一定就能有想要的结果。

  利益分配矛盾——

  “鼓励内容创作的政策体系不建立,中国电影不可能有好的一天。”

  类似的“宠溺”电影行业一直都存在。比如,在以前影院的建设赶不上广大人民日益高涨的观影需求的时候,政策倾向于鼓励企业投资影院,给影院补贴,先快速把量赶上来。几年之后,影院在全国一二三四线城市全面铺开,银幕总数超过了6万块,全球第一。

  但是这时候,电影行业却出现增速减缓,甚至出现了寒冬,好电影供不应求,票补退潮,观众的观影热情不再那么高涨,观影人次下滑。投资制作端、放映端,都不好过。有数据显示,全国一半的影院出现了经营亏损。

  没有了增量,大家就只能在存量上做文章,想着怎么渡过难过,先求生存。于是,一些关于利益分配的问题就被重新提了出来。

  在今年的影视领袖峰会上,博纳老总于冬就建议,免征三年“电影专项资金”,好让电影行业内的公司有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。

  “电影专资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对电影行业的促进作用是非常大的,税前票房的5%,我记得在80年代末90年代的时候,是1块钱票价收5分钱。现在票价跃升到几十块钱的时候,再收5%的比例,30块钱票价就是一块五。到了2018年全国600亿票房的时候,62%是国产影片,就是300多亿(进口片不收专项资金),5%就是15亿,有60%是到电影局专资办,有40%很长时间用于补贴影院建设,和影院终端的惠民工程。

  现在我觉得电影专资在九年之后是不是能够免征三年,让制片方跟影院方都能有一个缓冲,尤其是在电影行业下行的这样一个阶段,鼓舞大家共克时艰。

  因为现在的专资很多返还到了影院,影院现在也在趋于放缓阶段。制片又划给了中宣部宣传部门,这个是有一个调整期的。与其讨论钱怎么划拨,不如缓征三年。

  去年我们有54亿票房,税前的5%,我们一家企业就缴了2.5亿以上,对于一个企业来讲,其实负担是蛮重的。当然我们的一些重点影片也得到了专资的一些资助,但是这个资助跟我们缴的比还是差距很大的。”

  光线%的专资有调整的必要,但还远远不够。他希望国家对电影行业也能有政策上的扶植。“全国各个行业都在减税降费的今天,影视行业现在是没有方案的,也没有人提这个事儿。”

  另外,他认为在“深化改革”的大背景下,电影行业不合理的利益分配问题也应该得到改革。比如关于院线和片方的分账比例,王长田就觉得极不合理。

  “作为一个电影的投资方,100块钱的票房你只能够拿到30,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匪夷所思的,但是这个东西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。

  原来说我们要鼓励影院的建设与发展,现在已经发展起来了,有6万块银幕了,已经成了全世界银幕最多的国家了,实际上银幕是远远过剩的。是内容供不上,而内容供不上是制作公司能力不强,制作不强是因为你的收益,为什么投资越来越少了呢?因为不合理呀。

  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时候去建立一个鼓励内容创作的政策体系,这个体系不建立,中国电影不可能有好的一天。”

  王长田建议把这5%的专项资金直接给片方。

  “现在是影院拿57%,片方拿43%,这个当然是扣掉了8%基金和税之后。你现在把5%加到片方,片方达到48%,仍然是全世界最低的。”

  于冬笑光线是因为没有影院王长田才这么说。他觉得关于这5%的分配,可以请有关部门找到业内的专家充分论证,哪怕举行有效的听证会。

  “把过去触碰到利益集团改不下去的地方深化改革,让电影行业进一步发展,也为行业下一步增长做铺垫。”

上一篇:上影节大佬谈电影行业:现处在谷底,寒冬可能还要持续一年
下一篇:电影《伟大的愿望》“应市场需求”正式改名为《小小的愿望》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